有白菜嗷

双道薛晓好吃得很!!
诸位,吸洋否?

【原创】燕子与熊:致我喜欢的,再不相逢的你



燕子不是什么好看的燕子,黑不溜秋,翅膀瘪瘪。是那种最普通最普通的燕子。
熊也没什么特别的,平日里扶扶过马路的老人家,积极投入社区老年运动会之类,久而久之,被称作乃是熊中上好佳。


那年燕子搬家,和熊成了上下邻居。自打那以后,每个清晨熊妈和燕妈约着出门遛弯儿锻炼广场舞,俩人的身影总是消失在远处还未亮起来的地平线上。
于是乎熊就这样认识了燕子,她的确是那种最普通最普通的燕子,他也的确是熊孩子中的上好佳。


熟了挺久后他俩就有一搭没一搭扯话,熊和燕子说其实他以前喜欢过一特漂亮的兔子,她的眼睛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红宝石。
燕子问后来呢,熊想了会儿说当他送了眼睛好看的像红宝石一样的兔子一百根打包好的胡萝卜时,兔子喜欢上了只猫。熊还说可能猫的皮毛比他的更软更细,兔子躺在里面会更舒服。

燕子没问后来的故事,她拍了拍熊的脑袋说其实你的毛比猫的暖和多了况且你也不差。熊这次愣了好久然后说我请你吃冰激凌吧。
那天燕子吃了俩松仁儿一只的甜筒,葡萄味儿的;熊花了五个松仁儿买了最大号的冰棒,淋了好多好多巧克力。


后来他们一起聊了很多事。
熊说燕子你挺适合和我一起在老年社区跳大秧歌。
燕子说昨天隔壁布谷送了袋枣花蜜给你尝尝,排毒的我就想看看你能不能给泻瘦了 。
熊说燕子你如果在狮子洗澡的时候给他头上拉泡屎说不定你就一举成名不这么普通了真的。
燕子说你头都快被我啄秃噜了你嘴巴怎么还是和隔壁的大妈们一样碎碎念。
熊还是给燕子买那种葡萄味儿的俩松仁儿的甜筒,燕子有时候推脱着不要熊说吃吧吃吧我攒了好多松仁儿。
熊其实是想趁吃冰激凌的功夫,还能再聊会儿,多聊会儿。


日子走了没多久,燕子开始发现窝里经常飘进来枯黄干瘪的叶子,扫也扫不完。
燕妈说秋天到了。
她还和燕子说收拾收拾要搬家了,这次咱去个沿海二线,包水电暖的海景房。
这下燕子急了,问为啥啊。
燕妈来了个爆栗你傻啊,咱们燕子要南飞过冬的小学课本里都教过。


这样啊。于是燕子舔着最后一口葡萄冰激凌告诉熊这个消息。
熊正给社区义务发传单,他头上闪着亮晶晶的。你要走了?他问。
你傻啊,燕子要南飞过冬的,小学课本都教过。燕子正在考虑要不要再啄口他毛茸茸的耳朵,顺便悄悄亲他额头占个便宜。
熊没回头,他正塞了份传单给慢腾腾的龟大爷。
燕子也没说话,她这样考虑了足足一个钟头,熊也没扭一下脖子,他的便宜当然也没得占了。

走了其实不是件坏事,在那边你生活更好,你多保重。一个钟头零一分钟零一秒,熊慢悠悠地回了句话,他还是没回头,手里的传单发完了,他狠狠掐了把掌心的肉球。
始料未及,燕子一下子红了眼眶,她没敢上去揪着熊狠揍一顿,所有的话都噎回了喉咙。


是啊,熊从来没说过喜欢她。有那么一点点时候,燕子是想让他说些别的。
她奢望过熊回头拉着叫她别走。可熊没说过他喜欢自己。
你看,都是奢望而已。她悄悄对自己说了声。

那天燕子吸着鼻涕回了家,一声不吭。她用了半个时辰就收拾完了家当。燕子和燕妈说,等把余下的事情做完,我们就走。
第二天她拎着满满俩兜子松仁儿去了以前他们去过的冰激凌店。
以后蠢熊再来的话,说是我请了。燕子挺着胸脯说,那蠢家伙儿一定不知道自己也攒了很久的松仁儿,全是等着留给他的。
店员面面相觑地看着面前这只昂首挺胸同时眼泪儿吧哒吧哒掉的燕子。
第三天她用尾巴上最长的、光泽四溢的羽毛换了二百根没熟的胡萝卜,她写了张字条儿留给熊告诉他放家里捂一捂,还有以后喜欢兔子就别怂,一百根儿送了兔子以后,剩下的一百根儿拿去打猫,对,照着脸打那种。
她把自己最不普通的一根羽毛也留给了他。
第四天燕子们都来那棵老槐树上聚着,等个数齐了便浩浩荡荡地开始出发,向南边那抹看似无尽的地平线飞去。燕子和爸妈也在里头,她飞得无比快,没有回头。

燕子觉得风在耳边呼啸,能把哭成花脸上的泪水鼻涕刮走。
好久好久,黑糊糊的燕群飞了好远,直到那一排黑点儿也再看不见。槐树下探出个大脑袋,熊看了眼快落下的太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他觉得一定是下午困得厉害,哈欠打多了,泪花儿才止不住地涌。


第二天熊去了冰激凌店,他要了只俩松仁儿的葡萄甜筒,一口闷了。熊要走了剩下的松仁儿,把它们换了五桶巧克力酱和一千零二百三十五粒葡萄种子。
他想给她尝尝巧克力味儿的棒冰,他想告诉他冰激凌太甜不健康,他想给她种院葡萄,然后陪她吃一个春天。
后来他仔细想想,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
第三天熊去了老年活动社,穿着红腰带跳了一天大秧歌。他给每个老年的动物发了根不熟的胡萝卜作为补贴,告诉他们可以打老伴儿用,打着打着就熟了。
哦,打脸也成。熊补充了一句。
后来活动社以不准未成年人加入为由开除了熊。
第四天熊只能眯着眼睛干活,他困极了。
熊妈悄悄询问邻里熊这回冬眠的怎么这么早。

熊撑着眼皮翻了土,埋了种子洒了水。他拿出瓶燕子给他的枣花蜜,拌了满满三大罐牛奶。熊咕噜咕噜吞完,然后把手插进肚子上厚厚的毛里。
我的毛不细不软,可它很暖和。熊想了想。
熊还想了很多。
他想知道燕子有没有哭得稀里哗啦不成样子,熊知道她一定没自己怂。
他想问问那天是不是飞过了一万六千三百七十五只燕子,他看了一个下午,从午后等到黄昏,然后找到了黑不溜秋的,翅膀瘪瘪的,最普通最普通的她,看到了渐行渐远的她。
他突然想做个好长的梦,他不知道一觉醒来会不会忘了她的模样。
不过他最想的,还是花两个松仁儿给燕子买只葡萄味儿甜筒,顺便告诉她:
嘿,我喜欢你。


她一点儿也不普通。熊合上眼皮。
她是我遇到过最喜欢,最喜欢的燕子。

我知道一觉醒来还是那个特别长的春天,我妈还会找到别的大妈遛弯儿,我以前还是喜欢过一只爱上猫的兔子,我还是喜欢在老年活动社跳秧歌儿,我还会花五个松仁儿买棒冰,淋上好多好多的巧克力酱。

我第一次害怕起来,一觉睡过去的春天还是那么长,兔子接受了猫用红宝石做的求婚戒指,老年活动社远远地把我拦在门口,自你走后我再也没有攒过松仁儿。
而我蠢到没有把挽留的话说出口。


可是你看,我还会重复着上一年做过的事,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我还会喜欢你,
即使我再遇不到黑不溜秋,翅膀瘪瘪的你。
end.